您现在所在位置:故事大全网 > 情感故事 > 亲情故事 > 正文
80后妈妈丰硕的母爱:生养五胞胎甘做“孩奴”
时间:2014-03-13 20:05:26 点击数: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
div>

2012年元旦,河南省内乡县马山口镇一户农家,五个一岁多的孩子,统一着装,簇拥在一位年轻妈妈身边,他们有的捏妈妈耳朵,有的上去亲鼻子和嘴巴……这五个孩子是远近闻名的五胞胎,三女两男。他们的母亲杨晓军用自己丰硕的母爱成为80后妈妈的楷模。有人将杨晓军带着五胞胎的图片发到微博上,网友们亲切地把这个虎年生下五胞胎的母亲称为“英雄虎妈”……

 

6200万分之一的奇迹,年轻妈妈诞下五胞胎

 

2008年底,杨晓军和姚清浩的爱情瓜熟蒂落,他们在老家举办了婚礼。婚后,杨晓军和丈夫又回到公司上班,夫妻俩恩爱有加。第二年,杨晓军怀孕,夫妻俩满心欢喜地期待着新生命的到来。

 

杨晓军的妊娠反应比一般孕妇要强烈得多。她一吃东西就呕吐不止,可为了腹中胎儿的营养,她只好强迫自己每天多吃,每次胃里都是翻江倒海,一天下来,她不知要吐多少次。姚清浩心疼妻子,便让她辞去工作,回家安心养胎,自己也辞职在家乡找了份活。

 

一般来说,怀孕12周后,妊娠反应会自然消失。可杨晓军怀孕18周时,妊娠反应仍未消失。姚清浩沉不住气了,带妻子去医院检查,医生欣喜地告知,杨晓军怀的是双胞胎。听后,姚清浩既兴奋又激动,便到B超室外面给父母打电话报喜。可他的电话还未说完,里面的医生又说,应该是三胞胎。姚清浩有点慌乱,又重新给母亲讲了一下。可等他进去的时候,医生又郑重地告诉他,是四胞胎……

 

闻听此言,杨晓军和丈夫欣喜激动的心,一下跌入谷底,莫名地害怕不安起来,在他们家乡,别说四胞胎,三胞胎都没见过。医生还说,四胞胎受孕几率低,存活几率更低,会造成母体贫血、妊高症、大出血,以及胎儿早产,宫内窒息等。因此,医生建议杨晓军减胎。

 

夫妻俩喜忧参半,回到家中,姚清浩担忧妻子安危,决定听从医生意见。公公婆婆也力主减胎。他们觉得,除了孕妇和胎儿自身安危外,即便几个孩子都顺利出生,他们这个普通之家又怎能养得起!但杨晓军不答应,既然上天赐予自己多胞胎,她就要把他们生下来!

 

一家人争执不下。这时,婆婆发话了:“晓军,你不为自己着想,也要考虑我们姚家血脉的安全啊。”听了婆婆的话,杨晓军如巨石压身,但她仍不忍减胎,这对几个孩子不公平,哪一个都是她的骨肉啊!

 

见说服不了儿媳,婆婆只好向杨晓军的父母求助。杨晓军的母亲听说医生意见后,也劝女儿减胎。亲情的压力再次逼向杨晓军,她动摇了,答应减胎。

 

这天晚上,几个小家伙在肚子里一起踢着杨晓军,这可是胎儿发给她的生命信号啊!杨晓军还做了个梦,梦到孩子们泪眼汪汪道:“妈妈,不要丢下我们任何一个……”杨晓军哭着醒来。她的母爱瞬间爆发:哪怕付出生命,她也要把四个孩子带到世间。

 

最终,她含泪说服了母亲和婆家人。

 

怀孕过程非常辛苦。自从怀孕后,杨晓军经常犯困,却又睡不着。她的脚和腿肿得厉害,只好穿丈夫的衣服和特大号拖鞋。即便这样,她走起路来,双脚还是钻心的疼。

 

怀孕22周时,杨晓军的肚子像别人足月时那么大。医护人员叮嘱她穿个肚兜,把肚子兜起来,以减少宫腔的压力,平时尽量躺在床上,而且要侧卧。

 

怀孕30周时,杨晓军的肚子大得像一张桌子,上面可以放几个碗。她的肚皮撑得厉害,肚子像要爆炸一样。上厕所,她要靠两个人的搀扶,才能进行。

 

过重的负担让杨晓军每天都必须躺在床上,她从来没有睡好过,每天晚上要醒很多次,生怕睡觉姿势不对,危及到腹中胎儿。

 

虽然很苦,但杨晓军对新生命充满了期待。

 

2010年8月4日凌晨,怀孕八个月零一天的杨晓军突然昏厥过去。救护车载着杨晓军风驰电掣般驶往南阳,昏迷中的杨晓军以手护肚,断断续续道:“别管我……一定要保住孩子!”随行医护人员被她的母爱感动,姚清浩和父母的心更是揪得生疼,默默祈祷杨晓军母子平安。

 

情况紧急,杨晓军必须尽快手术。杨晓军被推进手术室,丈夫姚清浩及亲属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待着。鉴于产妇多胎、早产,南阳中心医院妇科主任亲自主刀,为杨晓军实施剖腹产手术。

 

妻子的身体能承受得住吗?孩子的发育怎样?此时的姚清浩心急如焚,这是他一生中最难熬的时刻。

 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10分钟、15分钟……30分钟,终于,手术室里传出第一声婴儿的啼哭声,医生告诉姚家人是个女孩。随着一声高过一声的哭泣,老二男孩、老三、老四两个女孩也出生了。所有人都重重地舒了一口气。

 

就在姚清浩紧绷着的神经稍微放松时,却听到了一个令他震惊无比的消息。只听产房里边吵起来,有人大喊:“五个,五个,快准备第五套东西!”

 

姚清浩当时一下子蒙了!之前检查是四胞胎,怎么还有一个孩子?他的内心愈加害怕紧张。

 

而产房内的杨晓军情况如何呢?由于是多胞胎,怕伤及孩子的大脑,杨晓军采用的是局部微麻,整个人基本上是清醒的。当手术刀在她的肚子上划过,4个孩子依次发出响亮的啼哭时,杨晓军强忍着虚脱,流下了泪水。当她听医生说还有一个时,杨晓军再也支撑不住,一下子昏过去了。五个孩子,怎么养啊?

 

就在产房外的姚清浩也近乎昏倒时,产房里又传来一阵男婴虚弱的哭泣。直到护士抱着五个孩子出来,宣告母子平安,姚清浩才稳住身子,内心有初为人父的激动喜悦,更多的是茫然无措。

 

之前,姚家人只准备了四个孩子的衣服、奶具。现在,突然又多出一个孩子,杨晓军的婆婆慌乱不已,一路小跑着到外面超市给第五个孩子置备用品。

 

杨晓军的主治医生也很震惊:五胞胎的自然受孕和分娩概率为1/6200万,极为罕见。而年仅23岁的杨晓军安全生下五胞胎,在国内乃至世界实属罕见。

 

由于均系早产儿,五胞胎老大体重仅1250克;老二1800克;老三老四属于同卵双胞胎,体重都是1900克;老五体重1350克;五个孩子总重八公斤。

 

出生后老大就开始吐,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住了26天;老二因为肠道出血住院13天;老三老四也是出生十天后才从监护室的暖箱里抱出来;老五也住院八天。母子六人的住院费,加上杨晓军的产后营养费一下子花费了近3万多元。

 

全家总动员,积极面对“甜蜜的负担”

 

孩子出生后,该如何给他们起名呢?杨晓军和丈夫觉得,五个宝宝来到世上不易,要给他们起几个有纪念意义的名字。于是,杨晓军让丈夫特意跑到县城,花费200元钱,找到方圆有名的专为新生儿起名的先生。先生给五胞胎分别取名为:姚东舞、姚西平、姚南燕、姚北星、姚中山。五兄妹取东南西北中天地一家之意,女孩尾字取舞之柔美,燕之飞翔,星之光芒;男孩尾字取平之安康,山之高壮。夫妻俩对孩子的名字及其寓意特别满意。然而,起名只是个开始,真正养育五胞胎的艰辛还在后头。

 

听医生说,对于这些早产儿,母乳尤其重要,杨晓军便不顾身体虚弱,坚持母乳喂养。

 

按照医生吩咐,每隔两小时要喂奶1次,这样,每个宝宝一天就要喂12次。杨晓军的辛苦可想而知,往往一轮刚过,下一次喂奶又开始了。一次,杨晓军把其他几个孩子喂完后,准备去喂老三,谁知,忙得晕头转向的她又抱起了老四,而老四咂着奶头不吃,杨晓军正纳闷呢,一旁的老三饿得哇哇大哭起来,她这才发现自己抱错了孩子……

 

此后,为了便于认出每个孩子,杨晓军干脆把写有每个孩子名字的卡片,用针缝在他们的衣服上。

 

按照中医来讲,女人生完孩子后,要坐月子,好好休息滋补身体。可杨晓军非但没有时间休息,反而碰上孩子哭闹时,连饭也吃不上。杨晓军对此毫无怨言,只要能把孩子照顾好,自己受点罪又算啥?

 

由于营养不良,加上劳累,身体虚弱的杨晓军几次差点晕倒在地。她真想好好歇歇啊,哪怕只是安静地睡个好觉,可是女人一旦做了母亲,心便游走在儿女身上。这不,刚一躺下,孩子哭了,她又强撑着起来了。

 

孩子们满月后,杨晓军才挤出时间到理发店剪头发,这时,她的一头长长的秀发因为久未打理而乱成一团。发型师半开玩笑半奚落道:“你这是去原始森林体验生活了!”杨晓军尴尬得满脸通红。

 

满月后,孩子的食量增大了,杨晓军的奶水根本不够,只能用奶粉补充,一个月下来,买奶粉竟然花去4000元。

 

面对巨大的生活压力,姚清浩父母只好狠心把镇上价值4万元的副食店以2万元的价格转让。而这些钱还去债务后,已所剩无几。虽然日子辛苦,但其中的幸福和甜蜜是很多人无法体会的。

 

早在孩子出生之前,一家人在照顾孩子的问题上已做好分工。姚清浩和父亲外出打工挣钱,杨晓军和婆婆负责照顾孩子。可实际上,五个孩子单靠婆媳两人,根本忙不过来!

 

后来,姚清浩在广州上班的妹妹姚娟干脆辞掉工作,回家帮忙照看侄子。于是,这支三人组成的“家庭小分队”日夜轮班呵护五胞胎。

 

三人每天被孩子们搞得人仰马翻。上午十点之前,她们从没吃过早饭,午饭则到了下午四点多。最难熬的是晚上,一个宝宝哭了,其他几个也跟着哭起来,每次把五个孩子都哄睡,已是凌晨。这样,杨晓军等人每晚基本都是和衣而睡,因为刚一合眼,这个饿了,那个尿了……五个宝宝的哭泣声此起彼伏地响起来,大人别想睡一个安稳觉。

 

怎样把五个孩子照顾好,一家人使出了浑身解数。为了防止孩子哭闹,她们尝试了很多方法,终于想出个妙招:把奶嘴穿在绳上,用别针固定在孩子身上,孩子哭闹时,把奶嘴含上就好了。为了避免奶嘴沾染细菌,杨晓军每天还要用开水消毒,每隔半月更换一次奶嘴,现在她家后院的一角堆满了废弃奶嘴。

 

这些小家伙们非常调皮,最爱和姑姑姚娟“开玩笑”,一看到姑姑换了身干净衣服,就争着在她身上展示“艺术天分”,这个在上边刚画完“地图”(尿姑姑一身),那个就迫不及待地去“增光添彩”,弄得姑姑哭笑不得:我身上的“香水”可是别有一番味道呀!

 

为了节约开支,杨晓军和婆婆把家中的旧衣服剪成方块,给孩子们做尿布用。一天下来,五个孩子要用100多块尿布。这样,洗尿布也是个大任务,尤其到了冬天,水刺骨的凉。杨晓军和婆婆、小姑三人的手冻得裂起了道道血口。

 

冬天里容易感冒,杨晓军每天都把孩子包裹得严严实实的,可五胞胎体质太差,老二西平还是感冒了,看着孩子打针时痛哭的小脸,杨晓军心里比剜自己的肉还疼!更让她揪心的是,老二感冒后,其他四个孩子也感染了,这下可愁坏了杨晓军夫妇。两人就像机器一样不停地运转着,换尿布、喂奶、喂感冒冲剂、擦鼻涕、清理大小便……等五个孩子的病好了,杨晓军也累倒了。是的,若不是有对孩子的爱支撑着,娇小的杨晓军也许早就扛不住了,即使是铁人也经不起这样的日夜操劳呀!

 

三个女人在家里日夜操劳,姚家的男人为了这新添的五口,更是像陀螺般不停地忙碌。单单是孩子的奶粉钱,每个月都要4000,加上一家人的生活费,每个月至少要挣6000元钱。顶着巨大的生存压力,姚清浩和父亲在建筑工地上干着最苦的活。虽然很辛苦,但每当他们在电话中听到孩子咿咿呀呀的声音,哪怕是哭声,也觉得这是“甜蜜的负担”。

 

孕育难养育更难,“我的孩子一个都不能少”

 

所有的事情中,杨晓军最担心的就是孩子生病。一天晚上,老四北星因受凉,导致痢疾,输水打针都不见效。杨晓军心疼女儿,情急之下,埋怨婆婆没有照顾好孩子。婆婆自责愧疚不已。

 

听说附近的西峡县有个老中医擅长治疗小儿疾病,婆婆立马动身前往。取完药后,天色已晚,没有返程车。为了不耽误孙女病情,婆婆步行往家赶,第二天凌晨才到家。看着浑身尘土、又累又饿的婆婆,杨晓军自责不已,向婆婆检讨了自己的不是。

 

没多久,老大东舞又突患重感冒,高烧到四十度。杨晓军夫妇慌了神,急忙把孩子送到内乡县医院,经检查,已经转化为肺炎。

 

医生的话令杨晓军吓得泪流不止,她在医生面前哭求道:“医生,求你救救孩子,她要有个好歹,我也不活了……”在场的医生眼眶红了,表示会尽力抢救。

 

姚清浩忍住伤心,回家筹钱,杨晓军留下照顾孩子。看到重症监护室里的孩子,自己却不能替他分担一丁点痛苦,杨晓军再也忍不住,蜷缩在医院走廊的一角失声痛哭……

 

也许杨晓军的母爱感动上苍,一周后,东舞病愈出院,几天几夜没合眼的杨晓军高兴得哭了。可是,东舞的这次生病却花掉了五个孩子一月的奶粉钱。

 

怎么办?姚家早已借遍亲邻,负债累累。面对五个嗷嗷待哺的孩子,婆婆忍不住抱怨杨晓军:“都怪你,当初死活不减胎,几个孩子就是‘讨债鬼’,以后日子该咋过啊!”说着,她伤心地啜泣起来。

 

婆婆的话犹如一把尖刀戳进杨晓军的心窝,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?杨晓军的泪水滚滚而下,有委屈、心酸、无奈。姚清浩得知后,一边安慰妻子,一边对母亲动之以情:“您也是母亲,我和妹妹都是您的骨肉,您舍得抛弃我们中的一个吗?”姚清浩的话击中母亲的软肋,也激起她内心深处的母爱。之后,婆婆当面向儿媳道歉:“妈老糊涂了,不该说气话,妈向你道歉。” 杨晓军一头扑到婆婆怀中,潸然泪下。

 

与此同时,姚家人抚养五胞胎的艰难也在当地传开了,有许多人打来电话,说想抱养孩子,还有人愿意出高价购买。来自南阳市的王女士更是开着豪华轿车,通过姚家远房亲戚找上门来,称拿5万元买个孩子。

 

一向温言软语的杨晓军突然变脸,断然拒绝:“每个孩子都是娘的心头肉,当初减胎我都没答应,我怎忍心放弃任何一个,再苦再难,我的孩子一个都不能少。”

 

几个孩子的每一点成长,都让杨晓军和家人欣喜不已。8个月时,南燕开口叫了第一声“妈妈”,虽然有些口齿不清,但杨晓军还是眼泪决堤,感到无比的幸福和自豪。

 

10个月时,懂事的东舞就好像看懂了妈妈的辛苦,每次姚清浩一帮杨晓军捶背,东舞也领着弟弟妹妹像模像样地为妈妈捏捏这儿,摁摁那儿,几双小手在杨晓军身上抓来挠去,逗得她忘了疼痛,开怀大笑。

 

转眼,五胞胎一周岁多了。杨晓军带着五胞胎的图片发到微博上后,有网友评论道:相比那么多的“421家庭”,五胞胎妈妈杨晓军,面临着人生的极大挑战!感受着“英雄虎妈”的艰辛和幸福,我应该重新学习做母亲。

0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