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位置:故事大全网 > 名人故事 > 名人隐闻 > 正文
欧阳修联诗趣闻
时间:2011-12-02 23:14:36 点击数: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

    欧阳修,字永叔,自号醉翁,又号六一居士,宋代文学家,江西庐陵人。 他是唐宋八大家之一,文章严谨,为人平和。 

    他晚年取号为“六一居士”,别人问他:“‘六一’是什么意思呢?” 欧阳修回答道:“吾家藏书一万卷,录三代金石遗文一千卷,有琴一张,有棋一局,酒一壶。”“但这只有五一啊!”欧阳修笑道:“以吾一翁老于此,岂不为‘六一’乎。” 

    欧阳修和朋友们行酒令,规定各人作诗两句,内容必须犯徒刑以上的罪过。于是,一位吟道:“持刀哄寡妇,下海劫人船。”另一位也吟道:“月黑杀人夜,风高放火天。”欧阳修接着吟道:“酒粘衫袖湿,花压帽檐偏。” 有人认为他的诗不至于犯徒刑,因而提出疑问。他笑着说:“列位想想,被酒佯狂,放荡无羁,还怕不犯徒刑以上的罪吗?” 

    有一天,欧阳修回家的路上碰到了两位年轻人,自称为诗人,说要去拜访欧阳修。欧阳修便提出要与他们一块坐船去,但没有说明身份。这两人走到半途,看见一只白鹅跳下了清水池塘,于是诗兴大发,作起诗来。甲吟道: “远望一只鹅”,乙续道:“扑通跳下河。”可是再也吟不下去了。欧阳修不假思索,立刻接着吟道:“白毛浮绿水,红掌泛清波。”很自大的两人说: “虽然不好,也还勉强可以。” 

    一会儿,船到了一个地方,看见岸上有一堆灰,两人又做起诗来。甲说: “远看一堆灰”,乙道:“近看灰一堆。”下面又联不出来了,欧阳修只好又续道:“一阵狂风起,满天作雪飞。”两人仍然自大地说:“虽然不好,也还勉强。” 

    这时,欧阳修虽然有修养,不便发作,但对这两个自称诗人的草包早已看清。正好那两人又作起诗来,甲说:“两人同一舟”,乙道:“去访欧阳修。”欧阳修就不等他们再说,立刻接道:“修已知道你,你还不知羞。” 说完,扬长而去。

0
0
 
广告
广告